拒付十万余元租金 法院强制腾退

拒付十万余元租金 法院强制腾退
淄博新闻网讯(记者 陈菲菲 通讯员 田承海)拒不付出租金十万余元,亦拒不腾退涉案房子及土地。11月29日,桓台法院安排实行干警40余人强制实行一同房子租借胶葛案件,对涉案房子及土地进行强制腾退。  桓台县某某村委自2002年6月起承揽乡民邢某家、李某典等合计十二户的责任田用于建造牧厂,并按每年每亩300元付出给农户费用。李某君自2002年10月20日起承揽该村委建筑的牧厂用于运营,承揽期限五十年,该牧厂系该村委在承揽的十二户乡民责任田上建筑。李某君依照乡民与村委签定的牧厂占地合同书中的费用规范向被占地户发放占地补偿款。被告李某臣自2012年12月1日起从李某君处租借坐落该村的牧厂三排房子及土地16.5亩,除付出租借费外,另交纳每亩每年1000斤小麦的粮食补偿给原告,李某君经过村委再发放给被占地户。被告李某臣于2010年12月1日与被占地户李某谦、李某云、李某典、邢某强各签定租借合同一份,该四份合同公章系报废公章。李某君于2017年4月12日经过发短信和邮政特快专递寄送方式向被告送达免除合同告诉书,告诉被告李某臣自即日起免除李某君、李某臣于2010年11月18日签定的房子租借合同,限3日内腾退交还租借房子及场所,承当合同约好的违约金50000元、付出拖欠租借费及补偿经济损失,到期后,被告未实行,两边发作胶葛。原告李某君于2017年4月13日向桓台法院申述。2017年12月22日,桓台法院作出民事判定,判令免除原告李某君与被告李某臣于2010年11月18日签定的《合同书》,被告腾退所租借牧厂的三排房子及涉案土地16.5亩于本判定收效后三十日内返还给原告,被告李某臣付出原告李某君房子租借费50725元,并付出自2017年5月1日起至房子及土地实践返还之日的租借费及占用费,被告付出原告违约金50000元。被告李某臣不服该判定,向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被市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2018年6月19日,原告向桓台法院请求实行。桓台法院向李某臣邮递送达实行告诉书、陈述产业令、传票,因被告未按法院指定的期限实行收效的法律文书所承认的责任。桓台法院于2018年7月4日将其传唤到庭,书面奉告其于2018年7月20日前实行法律文书承认的责任,期满后,被实行人李某臣既未付出租金103800元,亦未腾退涉案房子及土地。  2018年8月4日,桓台法院依法对李某臣采纳了拘留办法。拘留期满后,桓台法院书面奉告其一个月内实行结束相关责任,如不实即将持续采纳相应强制办法直至追查刑事责任,但李某臣仍未按法院所指定的期间实行收效法律文书所承认的责任。  之后,桓台法院屡次传唤被实行人李某臣到庭实行,被实行人李某臣均未到庭。2019年4月26日,桓台法院安排警力参与再次对被实行人李某臣采纳拘留办法,被实行人采纳暴力手段逃离现场,桓台法院对现场阻止实行的三名人员采纳了强制办法。2019年7月24日,桓台县法院依法在涉案场所门口张贴了腾退布告,责令被实行人李某臣于2019年8月16日前腾退涉案房子及土地,期满后,涉案房子及土地仍未被腾退,桓台法院11月29日对涉案房子及土地强制进行了腾退。   责任编辑 刘洋